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

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图库彩图开奖结果 >   正文

LONG玩艺儿 乔纳斯·博格特笔下的“彩色孤岛”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22-07-08访问次数:

  乔纳斯·博格特陈列在龙美术馆(西岸馆)阶梯展厅的油画作品,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立体的戏剧性舞台。萨满和魔法师,巨人和矮人,恶魔和小丑,死亡和活着的生物,居住在艺术家唤起的梦幻空间里。关于艺术作品背后的故事和意义,我们通常会筋疲力尽的去寻找,但这也是艺术家留给观众的无限想象。滑动查看:“乔纳斯·博格特:绽放与谎言”展览现场,龙美术馆(西岸馆),上海,2021,摄影:韩小易

  乔纳斯·博格特1969年出生于德国西柏林,那时的德国,柏林墙没有倒塌,西柏林对他来说“就像一座孤岛,无法轻易离开”。在这特殊的历史背景下,博格特成长并工作于此,为他的创作也奠定了基础。这座如孤岛般的城市和艺术家所绘画的梦幻空间,如出一辙。他更多的是从街头获取灵感,或者是酒吧的角落。从这些角落,艺术家观察到了一个人心理全部戏剧性的表达:孤独、厌恶、欲望、报复,成瘾等等特征,和博格特作品里的人物特点相呼应。艺术家工作室

  乔纳斯·博格特一直在思考如何去捕捉这个时代的特性,他觉得颜色是最适合来做这件事。换而言之,色彩对于画面整体而言,才是他作品的点睛之笔,他想通过颜色来表达抽象的概念。如同艺术家最喜欢的作品标题之一“Milch bleichen”(漂白牛奶),“Milch”(漂白)很好地说明了颜色的力量,在这里更多的是白色带给观众的感受,而不是思考。

  以作品《抓紧》为例,整体荧光色的墙面,完美的展现了艺术家自己的个性。这来源于艺术家对印度文化的热爱,因为他发现大部分印度人喜欢色彩艳丽的颜色。以鲜艳的颜色表达艺术家想给予观众与众不同的感观,是一种来源于颜色的无限想象。乔纳斯·博格特,《抓紧》,240 x 300 cm,布面油画,2017-2020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

  2000年的埃及之旅,对乔纳斯·博格特在创作上产生了影响,那些神秘的古代艺术品在今天仍然有意义。在博格特的作品中,《格鲁特希特》、《暗线》、《绽放与谎言》等以独立人物为描绘对象的作品,体现出了一些埃及文化的元素,比如绑带、藤条的缠绕等等。在那之后,他非常向往去世界各地旅行,他想访问的第一个国家就是印度。因为旅行通常会给他新的灵感,并且也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去创作。乔纳斯·博格特,《绽放与谎言》,280 x 220 cm,布面油画,2021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乔纳斯·博格特,《暗线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乔纳斯·博格特,《格鲁特希特》,260 x 180 cm,布面油画,2020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

  旅行带给一个人最多的是更宽广的视野,博格特为了艺术创作在世界各地寻找灵感,最终汇聚成了他油画作品里“彩色的孤岛”。左右滑动查看:乔纳斯·博格特,《维奇拉斯特》,360 x 720 cm,布面油画,2020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左右滑动查看:乔纳斯·博格特,《幸福入侵》,480 x 1200cm,布面油画,2021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

  在这“彩色的孤岛”里,居住着的魔法师、巨人,又或是小丑。乔纳斯·博格特在他的小尺幅肖像画里,将这些“岛民”的每一个动作、每一个表情画得惟妙惟肖。虽然作品尺幅小,但乔纳斯没有浪费一点空间,依然将“鲜艳”与“灰暗”碰撞得恰到好处。乔纳斯·博格特,《银本人》,90 x 80 cm,布面油画,2021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乔纳斯·博格特,《露珠》,90 x 80 cm,布面油画,2021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乔纳斯·博格特,《爬行》,90 x 80 cm,布面油画,2021 ©乔纳斯·博格特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
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